多尼采蒂歌剧《军中女郎》国家大剧院制作 售票中

  • 演出时间:2018年03月14日—18日 19;30
  • 演出场馆:国家大剧院戏剧场  
  • 特别提示:VIP会员返款2%
  • 配送运费:票款低于300元加收10元快递费
演出场次:
  • 2018-03-14 周三 19:30
  • 2018-03-15 周四 19:30
  • 2018-03-16 周五 19:30
  • 2018-03-17 周六 19:30
  • 2018-03-18 周日 19:30
您选择了:
待选择 待选择
  • 演出信息
  • 温馨提示
  • 多尼采蒂作为19世纪上半叶意大利歌剧创作领域的优秀代表人物之一,与罗西尼、贝里尼一起被称为美声学派三巨头。《军中女郎》是继《爱之甘醇》《唐·帕斯夸莱》之后,国家大剧院制作的第三部多尼采蒂喜歌剧作品。
    《军中女郎》又称《联队之花》,二幕歌剧, 第一幕讲述了女主角玛丽亚在军队中的生活,第二幕讲述了她在城堡中的生活。这部歌剧1840年2月11曰在巴黎喜歌剧院首次公演,而1840年10月3日在意大利首演时,受到了强烈的批评和质疑。直到1928年意大利女高音歌唱家托蒂·达尔·蒙特演唱了主人公玛丽,此剧才开始被人们所接受,并欣赏到它的美妙之处。这部歌剧的剧情诙谐幽默、欢乐轻快、通俗易懂,音乐表现力十分丰富,男女主角的唱段也独具风格和难度。剧中被称为“男高音禁区”的咏叹调《多么快乐的一天》,需在2分钟内连续唱足9个高音C,让众多男高音对这部歌剧“望而却步”。帕瓦罗蒂就是通过《军中女郎》这部歌剧从此被称为“高音C之王”。

    主创
      挥:马泰奥·贝尔特拉米
      演:皮埃尔·弗朗切斯科·马埃斯特里尼
    舞美设计/多媒体设计:胡安·吉叶莫·诺瓦                                            
    服装设计:卢卡·达拉尔比
    灯光设计:帕斯卡尔·梅拉特
    编    舞:阿蕾桑德拉·潘泽沃尔塔
    合唱指挥:马可·贝雷依                                                               
     
    主演
    玛丽:玛丽娜·蒙索/郭橙橙
    托尼奥:石倚洁/皮耶罗·阿达尼
    苏尔皮斯:乔瓦尼·罗密欧/刘嵩虎
    侯爵夫人:多丽丝·兰普雷克特
    公爵夫人:丹妮拉·马祖卡托
    奥坦西斯:王鹤翔
    上等兵:赵登辉
    自幼在军队中长大的姑娘玛丽是一个被苏尔皮斯中士收养在军队中的孤儿,她乐观愉快,总是歌声不辍,大家都叫她军中女郎。她爱上了在悬崖上救了自己的青年托尼奥,托尼奥也为了她成为一名士兵,在军营里,他们互诉对彼此的真情与衷心。得知托尼奥要被当作奸细处决,玛丽极力向军队求情救下了情郎。正当两人互诉爱意、沉入爱河时,玛丽却被贝根菲尔德侯爵夫人认作自己姐姐的女儿并决定把她带回到巴黎的古堡。这时,士兵们来到古堡,托尼奥因立了功已升为军官,玛丽、托尼奥和中士三人因重逢而欢欣。玛丽把托尼奥介绍给侯爵夫人,侯爵夫人却宣布玛丽要与克拉肯持罗普公爵结婚,要托尼奥马上离开。不愿屈从的玛丽与托尼奥商议决定私奔。无奈之下,贝根菲尔德侯爵夫人道出实情,原来玛丽是自己与情人的私生女。玛丽得知母命难违,只好签下婚约。但士兵们却强烈反对侯爵夫人的安排,托尼奥带着军队的士兵唱着《我们来救自己的女儿》冲进来,高喊“不准她成为婚姻的牺牲品”。玛丽也叙述了自己在军营中成长的经历。最终,被感动的侯爵夫人做出了让步并接受了托尼奥,有情人终成眷属。 

     
    在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纽约的大都会歌剧院,曾在剧中插入军歌或国歌上演,用以提高士气,亨佩儿和丽莉·蓬丝都先后登台演唱过玛丽亚。
    1972年,纽约大都会歌剧院里,帕瓦罗蒂在与澳大利亚女高音萨瑟兰合演的《军中女郎》中,首次连续唱出9个带有胸腔共鸣的高音C,从此被称“高音C之王”。
     

    演奏时间:
    序曲:6分 第一幕:60分 第二幕:40分
    剧中人物:
    玛丽 联队的女儿 女高音
    贝根菲尔德 其母伯爵夫人 女高音
    奥丹西奥 男仆 男低音
    托尼奥 农村少年,玛丽的情人 男高音
    苏尔比士 中士 男低音
    公证人、农民、士兵、仆从等。
    故事发生于1815年,地点在瑞士蒂罗尔山地。
    序曲 :开始部分比较缓慢,结束部分很活泼,是一首易于欣赏的曲子。

     
    第一幕:
    蒂罗尔地方的山路。以山中的高地为背景,在右侧可以看到一所小房。
    农民们好象警戒似地聚集在一起,女人们在向圣母祈祷。贝根菲尔德伯爵夫人,带领管家在附近的粗糙椅子上休息,使人强烈地感到战场就在眼前。过一会儿伯爵夫人虽然退下去了,但农民们却在使劲叫喊以壮声势。这时英勇无敌的法国掷弹兵苏尔比士中士,带领身穿军服的姑娘玛丽上场,她是在很小的时候被苏尔比士中士从战场上拾到的,现在已长成一个大姑娘,亭亭玉立,在兵营的小商店里工作,她乐观愉快,不论战时或平时,总是歌声不缀。成了军队里的一个红人,大家都叫她军中女郎。她开始唱起了《身世之歌》接着她又和中士唱起了的二重唱。活泼的玛丽已是妙龄,所以每当她思念起在悬崖上救了自己的青年时,心中常郁郁不乐,中士对此事很担心。
    有一天,她向军中士透露,自己很爱托尼奥。中士却主张她必须和团里的人结婚,而这个青年却不是团里的人,所以他不允许。这时士兵来报告抓来一个徘徊在阵地附近的蒂罗尔青年,这位农村少年被带进军营,而且被指控为侦探,将对他处以死刑。玛丽一看是曾经救过她的性命的托尼奥,她热心地为他说了不少好话,才饶他一命。托尼奥希望能生活在玛丽的身边,于是他被批准当了团部里的一名士兵。这使玛丽感激地为此而歌唱:“就象各位所知道的一样” 而全团兵士也都跟着合唱了一首联队之歌。等到兵士们离开之后,托尼奥向玛丽表示炽热的爱情,并表示愿意为她而死。玛丽也表达了她对托尼奥的爱心,说是为了她,他必须生存,不能死,也不该死。两人沉浸在爱的喜悦中,这是一段二重唱。
    此时苏尔比士回来,托尼奥表示希望与玛丽亚结婚而匆匆离去。贝根菲尔德伯爵夫人在战争进行时便隐藏起来,直待战争结束,才从与苏尔比士那里探听到玛丽原是她失踪已久的侄女。伯爵夫人决定把她带回到巴黎的古堡。此时全团兵士重又出现,合唱一曲《战争和胜利》颇为激动的歌,玛丽闻声心碎,玛丽凄凉地唱起了“向各位辞行”及“离别之歌”与全团告别。托尼奥很忧伤,因为他知道很难再与玛丽相见。

     

    军中女郎第二幕:

    贝根菲尔德古堡中
    为了把玛丽培养成贵妇人,伯爵夫人强制她学习小步舞,并且请人教她唱歌,为了让玛丽学习掌握歌唱的装饰技巧,伯爵夫人就亲自给她弹伴奏,叫她唱卡法列罗的《坎佐纳》但玛丽对这些并不感兴,她想念军队,想念托尼奥。更让玛丽感到烦恼的,是伯爵夫人命令她必须和克拉肯持罗普公爵结婚。玛丽越想越烦便去找管家苏尔比士(因负伤而退役的苏尔比士现在成了这里的管家),一块唱起了“联队之歌”来解闷。伯爵夫人听了不胜惊骇,气呼呼地走进来制止后又出去了,苏尔比士也退场了。
    室内就剩下玛丽一个人,她又思念起往曰的伙伴。这时随着军鼓的响声,士兵们来到这里,托尼奥因立了功已升为军官,玛丽和中士三人因重逢而欢欣,他们唱起了二重唱。玛丽亚把托尼奥介绍给伯爵夫人,伯爵夫人却宣布玛丽亚要与克拉肯持罗普公爵结婚,要托尼奥马上离开。托尼奥告诉哭泣的玛丽亚:“我一定要使你成为我的新娘。”后退下。
    玛丽告诉苏尔比士她想和托尼奥一起逃走,苏尔比士中士也赞成他们这样做。但不久夫人向他们坦白说,玛丽其实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使玛丽他们都感到很为难,这时,克拉肯特罗普公爵的母亲出现,愤怒地指责为什么迟迟不见新娘,公证人则要求新娘签名。玛丽亚冲向贝根菲尔德夫人,叫着“母亲”,问“我非签字不可吗?”托尼奥带着军队的士兵唱着《我们来救自己的女儿》冲进来,他们高喊“不准她成为婚姻的牺牲品,”他们强烈反对夫人对玛丽婚事的安排。在被惊吓的客人面前,玛丽亚唱出军队对她的养育之情,为了讨好母亲,准备在婚礼证书上为母亲而签字。但贝根菲尔德夫人,她指着托尼奥说:“你就与自己选择的人结婚吧,” 玛丽和托尼奥听了高兴地拥抱在一起,伯爵夫人只有暗中懊悔,并且勉强接受托尼奥为女婿,兵士们都非常高兴,齐声吹唱《欢乐之歌》,向法国致敬。
    幕落

     
     
  • 1.北京五环以内区域订票满300元起免费送票,票款不足300元加收10元配送费;五环外区域建议您通过网银支付票款,为您安排到付。

    2.其它省市配送费用采用EMS邮寄,加收20元EMS费用。

    3.因演出票品具有特殊时效性,演出开始前三天的票品需先付款,否则不接受送票上门服务。

    4.演出票是联网实时出票的,订单经过电话确认后无法更换和退票。


Copyright© 2002-2017 北京恒通利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51p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30009号-1     



即扫 即订 即返